當前(qian)位置︰ 網(wang)站首頁 > 小說deng)滓/a> > 古言現言 > 太古神帝(di)(張若塵)完整(zheng)章節全文閱讀 完整(zheng)章節全文閱讀
太古神帝(di)(張若塵)完整(zheng)章節全文閱讀

www.224.com【逢八就送】www.6744.com

太古神帝(di)小說(已完結)全本閱讀在哪看?張若塵是小說太古神帝(di)中的主角,這(zhe)是作者飛天魚原創的一部都市(shi)虐(nuenue)心(xin)大作,故(gu)事情節非常(chang)的曲折虐(nuenue)心(xin),是一本不(bu)可多得的都市(shi)言情小說,喜bu)兜目梢岳戳私庀太古神帝(di)小說簡介(jie)

3分(fen)

舉報(bao)
下載(zai)閱讀

太古神帝(di)小說(已完結)全本閱讀在哪看?張若塵是小說太古神帝(di)中的主角,這(zhe)是作者飛天魚原創的一部都市(shi)虐(nuenue)心(xin)大作,故(gu)事情節非常(chang)的曲折虐(nuenue)心(xin),是一本不(bu)可多得的都市(shi)言情小說,喜bu)兜目梢岳戳私庀

太古神帝(di)小說簡介(jie)

八百年前(qian),明帝(di)之(zhi)子張若塵,被他的未婚妻(qi)池瑤公主殺死(si),一代無上天驕(jiao),就此隕落(luo)。
八百年後,張若塵重(zhong)新活了過來,卻發現曾(zeng)經殺死(si)他的未婚妻(qi),已經統一昆侖界,開闢出第一中xing)氳di)國,號稱(chen)“池瑤女皇”。
池瑤女皇——統御天下,威臨八方;青春he)雷? bu)死(si)不(bu)滅(mie)。

太古神帝(di)小說免(mian)費(fei)章節閱讀

“池瑤,我待你如摯愛,你為何要殺我?”
張若塵大吼一聲(sheng),想(xiang)前(qian)一huang)耍 溝閩探鷸zhu)造的床榻“咯(ke)吱”一聲(sheng),猛然坐了起來。
發現只是一個夢,張若塵才長(chang)長(chang)吐出一口氣,用衣袖將(jiang)額頭上的汗珠擦干。
不(bu)!
那不(bu)是一個夢!
他與池瑤公主發生(sheng)的一切,又(you)怎麼可能(neng)是一個夢?
張若塵本是昆侖界九大帝(di)君之(zhi)一的“明帝(di)”的獨子,年僅十六歲,便以逆(ni)天的體質,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。
但是,正(zheng)在他成為昆侖界年輕一代第一人的時候(hou),卻死(si)在自己青梅fen)?ma)的未婚妻(qi)池瑤公主的手中。
池瑤公主,是九大帝(di)君之(zhi)一“青帝(di)”的女兒(er)。
明帝(di)和青帝(di)是最好的至交,張若塵與池瑤公主更是指腹為婚,從小一huang)鴣chang)大,一huang)鸚蘗丁R桓  遂sa)爽,一個美貌絕倫,堪稱(chen)ping)鶩 衽  糾純梢猿晌 蘗督緄囊歡duan)佳話。
張若塵怎麼也料不(bu)到,池瑤公主居然會對(dui)他出手!
死(si)在池瑤公主手中之(zhi)後,當bi)湃舫駒俅渦xing)過來,卻發現自己已經在八百年之(zhi)後。
曾(zeng)經的池瑤公主,平(ping)定九帝(di)之(zhi)亂,統一九國,建立第一中xing)氳di)國,成為整(zheng)個昆侖界的主宰池瑤女皇。
八百年前(qian),稱(chen)雄昆侖界的九帝(di),徹底(di)的成為過去,消失在歷(li)史(shi)的長(chang)河(he)you) 小9蚯qiu)百獨一下?ρ鄹br>九帝(di)已死(si),女皇shi)繃 br>這(zhe)個時代,只有一位皇者,那就是池瑤女皇,統御天下,威臨八方。
“她為何要殺我?她的心(xin)怎麼可以那麼狠,還(huai)是說女人的心(xin)都如此的狠?”
張若塵的眼神銳利,心(xin)沉似鐵,滿腹疑問。但是,卻沒有人可以幫他解答(da)。
八百年過去了,早已滄海(hai)桑田(tian),物(wu)是人非,除(chu)了song)尬﹥賴某匱 剩 啻閡讕桑 bu)老不(bu)死(si)。曾(zeng)經的那些故(gu)人,全部都已經化為黃(huang)土li) 涑砂墜恰br>即便是當年威風(feng)八面的九帝(di),也都全部在人間絕跡(ji),只留下一段(duan)段(duan)讓後人經久傳(chuan)誦(song)的輝(hui)煌(huang)故(gu)事。
“吱呀!”
一個身體柔(rou)弱的宮裝(zhuang)美婦(fu)人,從外面推門走進來,看著坐在床榻上的張若塵,帶著關切的眼神,“塵兒(er),你又(you)做噩(e)夢了?”
眼前(qian)這(zhe)個美婦(fu)人,是雲武郡王的王妃,也是張若塵的娘親,林妃。
這(zhe)一具身體的原主人,因(yin)為體弱多病,三(san)天前(qian)就病死(si)在床榻上。
張若塵被池瑤公主殺死(si)之(zhi)後,再次醒(xing)過來,便出現在這(zhe)一具身體里面,讓原本病死(si)的少年起死(si)回生(sheng)。更加巧合的是,這(zhe)一具身體的原主人,也叫張若塵。
張若塵剛(gang)剛(gang)醒(xing)過來的時候(hou),還(huai)很排(pai)斥(chi)林妃。畢竟在張若塵的眼中,林妃,只是一個陌生(sheng)人。
但是,經過三(san)天的mu)喲? 湃舫局鸞? 鄭 皺zhen)的十分(fen)關心(xin)他,簡直無微不(bu)至li) 秸湃舫咀鮐e)夢被嚇醒(xing),更是不(bu)huai)頌旌 囟dong),立即趕來張若塵的房間。
上一世,張若塵從未見過自己的生(sheng)母。據說,在自己出生(sheng)的時候(hou),她便去世了!沒想(xiang)到,被池瑤公主殺死(si)之(zhi)後,重(zhong)生(sheng)在這(zhe)一具身體里面,竟然讓他多了一位娘親,感受(shou)到母愛的溫(wen)暖。
“或許她還(huai)不(bu)知(zhi)道,自己的塵兒(er),在三(san)天前(qian),就病死(si)了!”
若是告訴她真(zhen)相,她未必承(cheng)受(shou)得mi) zhe)個噩(e)耗的打擊。
張若塵看著眼前(qian)這(zhe)個美婦(fu)人,眼神變得柔(rou)和起來,微微一笑︰“娘親,不(bu)用為我擔心(xin),只是一個夢而已。”
林妃單薄的身上披著一件棗(zao)紅(hong)色的連(lian)帽貂裘(qiu),坐在張若塵的床邊,撫(fu)摸著張若塵的額頭,擔心(xin)的道︰“已經三(san)天晚上了,你總是被噩(e)夢嚇醒(xing),每次都叫池瑤'的名字。她到jiang)資撬shui)啊?”
林妃自然不(bu)可能(neng)將(jiang)“池瑤”這(zhe)個名字,聯想(xiang)到jiang)諞恢醒(xing)氳di)國的女皇。
況且,池瑤女皇統一昆侖界,建立第一中xing)氳di)國之(zhi)後,便號稱(chen)“大威大德女聖皇”,平(ping)時根本沒有人敢提“池瑤”二字。會犯忌諱。
張若塵道︰“沒什麼,娘親,你听錯了!”
林妃嘆(tan)息了一聲(sheng),道︰“今後千(qian)萬不(bu)要再直呼池瑤'二字,哪怕是在夢中也不(bu)行,那可是qiao) 實(shi)拿洹V焙襞 拭涫譴蟛bu)敬,一旦被有心(xin)人听到,會被處(chu)死(si)的。”
張若塵點(dian)了點(dian)頭,緊緊的捏了捏手指,頗含深意的道︰“絕對(dui)不(bu)會了!今後……”
今後,我將(jiang)是她的ne) 巍br>林妃看著身材瘦弱、臉色蒼白的張若塵,輕輕的嘆(tan)了一口氣,心(xin)中無比酸楚。
雖然生(sheng)在郡王之(zhi)家,但是,他卻從小體弱多病,已經十六歲,依舊只能(neng)常(chang)年躺在床上,恐怕這(zhe)輩子也只能(neng)這(zhe)樣子了!
外面,響(xiang)起一陣(zhen)凌亂的mu)挪繳sheng)。
“你們干什麼?kong)zhe)里可是玉漱宮,誰(shui)給你們的膽子,敢隨意亂闖(chuang)進來?”一個容貌嬌美的侍(shi)女,想(xiang)要攔住闖(chuang)進來的八王子,卻被八王子輕輕一huang)疲 ?絞 嗝mi)之(zhi)外。
八王子可是一位武者,修為達(da)到黃(huang)極境後期,一掌(zhang)擊出,足以yue)jiang)三(san)百斤(jin)重(zhong)的石盤打出十丈遠(yuan),更何況只是一個百十斤(jin)重(zhong)的侍(shi)女?
手指一彈(dan),就能(neng)將(jiang)她彈(dan)飛出去。
那一個侍(shi)女慘叫一聲(sheng),重(zhong)重(zhong)的摔落(luo)在地,左手手臂(bi)被摔斷。
八王子穿著一身金縷衣,腰上纏著一根玉石帶,身體健碩,手臂(bi)修長(chang),步伐沉穩,走進玉漱宮,冷眼盯了那個侍(shi)女一眼,“一個奴婢也敢擋(dang)本王子的路,真(zhen)是找死(si)。”
八王子的身後,跟著六位身穿麟皮鎧甲的侍(shi)衛,身軀(qu)高(gao)大,虎(hu)背cheng)苧 勻歡際欽zhan)力強大的武道修士,屬于(yu)王宮的mu)饋br>林妃听到外面的動靜,安撫(fu)了su)湃舫鏡那樾髦zhi)後,便關上門,走了出去。
她盯著站在外面的八王子,微微的皺了皺眉ji)罰 潰ldquo;八王子殿(dian)下,這(zhe)里可是玉漱宮,就算你是王子,也不(bu)能(neng)亂闖(chuang)吧!”
八王子張濟抬起頭盯著林妃,朗聲(sheng)道︰“王後有令,林妃娘娘和九弟的寢宮,改到紫怡偏殿(dian)'。今後玉漱宮的主人,便是本王子的生(sheng)母蕭妃娘娘。”
林妃的臉色微微一變,她早就料到這(zhe)一天會來,但是,卻沒有想(xiang)到會來得這(zhe)麼快。
林妃慘然的一笑,道︰“王後這(zhe)麼快就要趕我們母子離開玉漱宮了嗎?好吧!明天,我便和塵兒(er)搬去偏殿(dian)。”
八王子道︰“對(dui)不(bu)起!娘親說了,她今晚就想(xiang)入駐玉漱宮。請林妃娘娘現在就搬去偏殿(dian)!”
林妃知(zhi)道張若塵體弱多病,經不(bu)起折騰,帶著幾(ji)分(fen)哀求(qiu)的語氣,道︰“八王子殿(dian)下,你也知(zhi)道你九弟體弱多病,夜(ye)已深了,天氣寒冷,萬一……”
八王子冷冷一笑,絲毫都不(bu)客氣的道︰“林妃娘娘,這(zhe)世上可憐(lian)的na)碩嗟萌?耍  牽 bu)是每個人都值得可憐(lian)。既然九弟體弱多病,那還(huai)活在世上干什麼?”
“他可是你九弟!”
林妃還(huai)想(xiang)再說deng)裁矗 tu)然,身後的門被huang)瓶 br>張若塵的身體虛弱,用手撐著門柱才pai)neng)勉強kong)玖   挪bu)hui)洞chu)的八王子。他看似弱不(bu)經風(feng)的身體,像(xiang)是蘊含著不(bu)屈的意志,道︰“不(bu)用求(qiu)他們,我們現在就搬走。”
“塵兒(er),你怎麼下床了?外面的天氣寒冷,還(huai)不(bu)快回去。”林妃連(lian)忙上前(qian)去扶住張若塵,生(sheng)怕他染上風(feng)寒。
張若塵固(gu)執的搖了搖頭,道︰“娘親,我們不(bu)需要求(qiu)任何人,遲早有一天……我們會重(zhong)新回到這(zhe)里!”
林妃看著張若塵堅定的眼神,似乎也被他的情緒感染,眼淚婆娑的點(dian)了點(dian)頭。
林妃和參(can)扶著張若塵,一步步走出玉漱宮,除(chu)了那一個被八王子一掌(zhang)推出去摔斷手臂(bi)的侍(shi)女。別的那些僕人,全部都沒有跟著他們離開玉漱宮。
所(suo)有人都看得出來,林妃和九王子已經徹底(di)失勢,在郡王府中,再難yan)興塹牧 闃zhi)地。
本來他們就是玉漱宮的僕人,現在自然明智的選擇留在玉漱宮,全部都去討好八王子這(zhe)位新的主人。
紫怡偏殿(dian),一般都是失寵的王妃居住的地方,十分(fen)偏僻,滿地落(luo)葉,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。
夜(ye)以深,寒風(feng)蕭瑟。
坐在冰冷的石凳(deng)上面,張若塵瘦弱的身上裹著一件外衣,卻依舊感覺到寒冷。
“這(zhe)一具肉身太弱小了,只有修煉duan)淶潰 拍(pai)neng)讓身體逐漸強壯chen)鵠礎R bu)然的話,就算我現在是郡王之(zhi)子,依舊只能(neng)受(shou)人擺布。”張若塵的心(xin)中暗想(xiang)。
八百年過去了,張若塵也不(bu)知(zhi)自己現在能(neng)去哪里?既然上天安排(pai)他重(zhong)生(sheng)在這(zhe)一具身體里面,無論是為了將(jiang)來向池瑤女皇復(fu)仇,還(huai)是為了那一位無微不(bu)至照顧自己的娘親,他都必須(xu)要強大起來。
今日遭受(shou)的屈辱和冷遇,完全都是因(yin)為自己太弱小,無法反抗,無法掌(zhang)握(wo)自己的命運,甚至連(lian)自己居住的地方都被別人強kong)肌br>想(xiang)要得到別人的尊重(zhong),想(xiang)要獲得溫(wen)暖舒(shu)適shi)木幼』肪常(chang) 捅匭xu)成為一名武者,證(zheng)明自己的能(neng)力。
在昆侖界,想(xiang)要成為一名武者,必須(xu)要先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。
所(suo)謂jiang)ldquo;神武印記(ji)”,就是神靈賜(ci)給人si)嗟男蘗段(duan)淶賴淖矢瘛C揮鋅 ldquo;神武印記(ji)”的na)耍 陀澇yuan)也修煉不(bu)出真(zhen)氣,無法成為天地之(zhi)間的強kong)摺br>張若塵已經十六歲,依舊沒有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。
過了十六歲,便錯過修武的最佳年齡,就算開啟了“神武印記(ji)”,也不(bu)可能(neng)有多大的成shan)汀br>同樣都是雲武郡王的兒(er)子,為何八王子就能(neng)高(gao)人一等(deng)?能(neng)夠將(jiang)張若塵和林妃趕出玉漱宮?
就是因(yin)為,八王子在十歲的時候(hou),便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,現在已經是黃(huang)極境後期的年輕武者。
“只要讓我開啟了神武印記(ji)',我就能(neng)修煉du)盤 韉di)經。以九天明帝(di)經的玄妙,就算我已經錯過最佳修煉年紀(ji),依舊有可能(neng)追上別的天才,重(zhong)新成為一名武道強kong)摺rdquo;
九天明帝(di)經是明帝(di)修煉的至高(gao)寶典,除(chu)了明帝(di)之(zhi)外,便只有張若塵知(zhi)道九天明帝(di)經的完整(zheng)修煉法決。
“明天就是祭祀大典,希望能(neng)夠得到神靈的na)峽桑 jiang)神武印記(ji)'開啟。”張若塵緊了緊拳(quan)頭,對(dui)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充滿渴望。
林妃將(jiang)房間收拾整(zheng)理(li)好之(zhi)後,便過來攙扶張若塵,“塵兒(er),你快早點(dian)休息吧!明天,還(huai)要去參(can)加祭祀大典。”
“娘親放(fang)心(xin),我明天肯定能(neng)夠開啟神武印記(ji)'!”張若塵道。
“嗯!娘親相信pai)悖rdquo;
林妃深深的看了su)湃舫疽謊郟 xin)頭輕輕一嘆(tan)。
其實(shi),她對(dui)張若塵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根本不(bu)報(bao)任何希望,畢竟張若塵已經十六歲了,過了十六歲,便幾(ji)乎不(bu)可能(neng)還(huai)能(neng)開啟神武印記(ji)。
但是,做為一位母gai)祝 幢匭xu)要鼓(gu)勵自己的孩子,給他信心(xin)。

太古神帝(di)小說在線閱讀

張若塵現在所(suo)在的國家,名叫“雲武郡國”,只是昆侖界東域成千(qian)上萬個郡國中的一個。
所(suo)謂jiang)目? 涫shi)就是第一中xing)氳di)國的第一個郡,每年必須(xu)要向第一中xing)氳di)國上貢和納稅。
郡國的國君,稱(chen)為“郡王”。
張若塵現在的身份,就是雲武郡王的第九子。
平(ping)躺在冰冷、堅硬的木床上,張若塵依舊在思索明天祭祀大典的事。
“這(zhe)具身體的原主人,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(ji)',肯定是被諸神拋zhuo)娜(na)恕N乙 趺醋觶 拍(pai)neng)有更大的機會開啟神武印記(ji)'?”
在昆侖界,想(xiang)要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,必須(xu)得到神靈的na)賢 br>被稱(chen)為,武權神授(shou)。
在祭祀大典的時候(hou),神界和昆侖界之(zhi)間會出現一條天地神橋(qiao),連(lian)接(jie)兩界。諸神在享用祭品(pin)fen)zhi)後,將(jiang)會賜(ci)給一些有天賦的na)死(si)ldquo;神武印記(ji)”,幫他們開啟修煉之(zhi)門。
天賦越(yue)高(gao)的na)耍 湍neng)越(yue)早得到“神武印記(ji)”。
張若塵的上一世,還(huai)在胎腹中的時候(hou),就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,可謂是天生(sheng)奇才。
這(zhe)一世,到十六歲,居然都沒有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,那基本上就是被諸神遺棄的的na)恕>退忝魈煸儼can)加祭祀大典,幾(ji)乎也不(bu)可能(neng)獲得“神武印記(ji)”。?[渡壹下︰嘿言格
張若塵無法入睡(shui),從床上坐了起來,手中xin)笞乓幻對(dui)婧誦(song)巫吹陌咨 jing)石,兩頭尖銳,中間立體,晶(jing)瑩剔(ti)透,沒有絲毫雜(za)you)省br>他開始研究kong)zhe)一枚白色晶(jing)石,或許,它可以幫助自己hai) 玫僥澄簧窳櫚娜(na)峽桑  ldquo;神武印記(ji)”。
這(zhe)一枚白色晶(jing)石,是在他十六歲***禮的時候(hou),明帝(di)送給他的禮物(wu)。
張若塵也不(bu)知(zhi)道這(zhe)一枚白色晶(jing)石到jiang)資鞘裁炊 鰨 皇牆jiang)它貼身佩戴在身上。沒想(xiang)到,來到八百年後,它居然依舊還(huai)在自己的身上。
“我會從八百年前(qian)來到八百年後,說dang)歡 陀 泄亍rdquo;
張若塵緊緊的捏著nuenue)咨 jing)石,閉(bi)上雙眼,腦海(hai)中浮現出父gai)酌韉di)的身影,也不(bu)知(zhi)父gai)諄huai)活在世上沒有?
這(zhe)一夜(ye),王城(cheng)下起了大雪(xue)。
第二天清(qing)晨,整(zheng)個王城(cheng)都被厚厚的積雪(xue)覆蓋(gai),一座座朱紅(hong)色的宮殿(dian)、樓閣、亭台,全部裹上了一層(ceng)冰雕雪(xue)衣。
冬(dong)至日,全年最寒冷的一天。
整(zheng)個王城(cheng)的武者,匯集到諸皇祠堂外,在郡王的帶領下,祭祀諸神。
諸皇祠堂外,用巨石堆砌著一座古老的祭台。祭台上,不(bu)僅綁縛著數(shu)以萬記(ji)的牲畜,牛、羊、豬(zhu)……,還(huai)有很多用鐵鏈鎖住的強大蠻獸(shou)。
文武百官、武道修士、王子嬪妃,無數(shu)等(deng)待開啟神武印記(ji)的少年和少女,甚至是一些還(huai)在襁褓中的嬰兒(er)。
這(zhe)是一場舉國盛(sheng)典,不(bu)僅僅只是王城(cheng),在雲武郡國的每一座城(cheng)池,每一個小鎮,每一個村落(luo)都要舉行祭祀。
“哏哏!九弟,你都十六歲了,就算參(can)加祭祀大典,也不(bu)可能(neng)獲得神武印記(ji)',何必來丟人現眼?”八王子張濟背負著雙手,冷峭的一笑。
六王子就站在八王子的身邊,冷著一張臉chang) 潰ldquo;都說龍生(sheng)九子,各有不(bu)huang) 8竿鹺蔚deng)英雄的na)宋wu),卻生(sheng)出你這(zhe)個廢物(wu),十六歲了,連(lian)神武印記(ji)'都沒有開啟,王族的臉都被你丟盡。你活在這(zhe)世上干什麼?為什麼不(bu)去死(si)呢(ne)?”
這(zhe)句(ju)話說得有些過,但卻是在場幾(ji)位huang)踝擁男xin)聲(sheng)。
帝(di)王家的親情,最是單薄,這(zhe)一刻體現得淋灕盡致。
在昆侖界,能(neng)夠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的na)瞬bing)不(bu)多,十個人中也最多只有一個。可以說,每一位武者的地位都極高(gao)。
當然對(dui)于(yu)武道強kong)呃此擔 you)是另(ling)一回事。武道高(gao)手的血脈強大,子孫(sun)後代也bu)嶠jiang)強大的血脈傳(chuan)承(cheng)下來,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的概率也就大得多。
雲武郡王一huai)燦芯鷗齠er)子,其中八個都開啟了“神武印記(ji)”,唯獨只有張若塵,已經十六歲,卻依舊沒有開啟“神武印記(ji)”,淪為王族的笑柄。
很多人都笑稱(chen)為他“虎(hu)父犬子”。
甚至在朝(chao)中還(huai)有一些風(feng)言風(feng)語,聲(sheng)稱(chen)張若塵並(bing)不(bu)是雲武郡王的親生(sheng)兒(er)子。雖然只是流(liu)言,卻也讓王族中人的臉上無光。
所(suo)以,別的那些王子,大多都認為張若塵是王族的恥辱,根本沒有將(jiang)他當成親兄弟,恨不(bu)得他早些死(si)掉。
最近(jin)幾(ji)年,就連(lian)雲武郡王都有些疏遠(yuan)張若塵和林妃。在別的ni)懾屯踝擁吶pai)擠下,在昨(zuo)夜(ye),張若塵和林妃終于(yu)被趕出主殿(dian),被huang)勸崛?似 dian)。
張若塵只是默(mo)默(mo)地站在那里,並(bing)不(bu)理(li)會五王子和八王子。
在沒有足夠的實(shi)力之(zhi)前(qian),任何的口舌之(zhi)爭(zheng),只會讓別人更加的看輕你。
林妃與別的那些王妃站在一huang)穡 吹獎甘shou)排(pai)擠的張若塵,心(xin)痛不(bu)已,但是,卻一點(dian)辦法都沒有。
“祭祀大典,開始ji)rdquo;
雲武郡國的國師(shi)站在祭台上方,捧著一卷祝文,朗誦(song)起來。
隨後,祭台上方,吹起螺,大號角,一位位彩衣婀(e)娜(na)的宮女敲響(xiang)編磬、編鐘、鐘等(deng)十六種樂器。
接(jie)著,斬(zhan)殺牲畜,以血祭天。
“嘩”
濃郁的血氣,化為一根粗壯的光柱,直沖天穹,將(jiang)雲層(ceng)擊碎,沖入浩渺的天穹。
突(tu)然,一粒(li)星光從天外飛落(luo)下來,落(luo)到一個六歲小男孩的眉心(xin),與小男孩的身體融為一體,化為一個赤紅(hong)色的“神武印記(ji)”。
人群中,發出一聲(sheng)驚(jing)呼,“薛都ji)車撓鬃櫻 帕昃涂 羯裎漵【ji)了!”
“赤焰神武印記(ji),屬于(yu)四品(pin)神武印記(ji)。太厲害了,將(jiang)來前(qian)途無量!”
神武印記(ji)也分(fen)品(pin)級,從一huang)pin)到jiao)牌pin)。
一huang)pin)神武印記(ji)最弱小,九品(pin)神武印記(ji)最強大。
所(suo)有人都用羨慕(mu)的目光,盯著pai)且桓雋甑男︿瀉 br>六歲就開啟四品(pin)神武印記(ji),堪稱(chen)天之(zhi)驕(jiao)子,將(jiang)來的成shan)途dui)不(bu)低(di)。
雲武郡國的眾多武將(jiang)之(zhi)中,一個長(chang)得魁(kui)梧(wu)的男子拍(pai)著胸脯,朗聲(sheng)大笑,興奮不(bu)已,“好!不(bu)愧(kui)是我薛亮的兒(er)子,今晚都ji)掣 諮yan),各位可一定要來賞(shang)光。哈(ha)哈(ha)!”
“嘩!”
天空(kong)之(zhi)上,又(you)飛下來無數(shu)星光,落(luo)入一位位少年、少女的眉心(xin),化為化為一個個神武印記(ji)。
其中,以一huang)pin)神武印記(ji)最多,能(neng)夠開啟二品(pin)神武印記(ji)的少年都少之(zhi)又(you)少,最厲害的na)耍 讕墑悄且晃謊Χ紀(ji)車畝er)子,四品(pin)神武印記(ji),讓所(suo)有人都ji)灸﹤ji)。
開啟神武印記(ji)的na)耍 暇故(gu)巧偈shu),大概只有總人數(shu)的十分(fen)之(zhi)一。每個人都興奮莫名,終于(yu)得到神靈的na)峽桑  裊宋淶樂zhi)門。
那些沒有開啟神武印記(ji)的少年和少女,全部都十分(fen)失落(luo),有的na)爍峭純奘 sheng),可謂是幾(ji)家歡樂幾(ji)家愁。
眼看著祭祀就要結束(shu),但是,張若塵卻依舊沒有開啟神武印記(ji)。
十六歲都沒開啟神武印記(ji),幾(ji)乎就是不(bu)可能(neng)還(huai)能(neng)開啟神武印記(ji),今後只能(neng)做一個平(ping)jie)溝鈉脹ㄈ恕br>所(suo)有人都將(jiang)他忽視(shi),就像(xiang)角落(luo)里的一粒(li)塵埃,根本不(bu)受(shou)關注(zhu)。
林妃最開始也抱著一絲幻想(xiang),希望自己的孩兒(er)能(neng)夠創造出奇跡(ji),開啟神武印記(ji)。就算不(bu)能(neng)成為武道強kong)擼 遼倌neng)夠強身健體,不(bu)至于(yu)再被病魔(mo)折磨(mo)。
隨著祭祀接(jie)近(jin)尾聲(sheng),林妃的希望,再次變成失望,甚至是絕望。
就在張若塵都以為自己無法開啟神武印記(ji)的時候(hou),被他緊捏在手中的白色晶(jing)石,微微亮了一下。
在祭祀結束(shu)前(qian)的最好一個剎(sha)那,一粒(li)星光,從天而降(jiang),落(luo)到張若塵的眉心(xin),化為一個白色的圓形神武印記(ji)。
“嘩!”
一huai)勺zhuo)熱的感覺,從眉心(xin)傳(chuan)來,旋(xuan)即傳(chuan)遍全身。
開啟了!
張若塵興奮無比,終于(yu)開啟神武印記(ji)。
只要開啟神武印記(ji)就好,哪怕是一huang)pin)神武印記(ji),他也絲毫不(bu)hui)諍酢br>本來沒有人注(zhu)意張若塵,但是,在張若塵開啟神武印記(ji)的那一剎(sha)那,卻吸引了所(suo)有人的目光。
“那不(bu)是九王子,他都十六歲了,而且體弱多病,居然還(huai)能(neng)開啟神武印記(ji)!”很多人都以一種不(bu)可置信的眼神盯著張若塵,覺得很不(bu)可思議(yi)。
站在張若塵身旁的六王子和八王子也瞪大了眼楮,露(lu)dong)鼉jing)異的神色。
這(zhe)怎麼可能(neng)?
林妃向著張若塵看過去,看到張若塵眉心(xin)的神武印記(ji)之(zhi)後,欣(xin)喜的流(liu)下眼淚,立即chuang)宓秸湃舫鏡拿媲qian),將(jiang)張若塵肉身的身體緊緊抱住,“塵兒(er),你終于(yu)做到了!做到了!”
雲武郡王身邊的一位老太監,走到張若塵的面前(qian),笑盈盈的道︰“恭喜林妃娘娘,恭喜九王子殿(dian)下開啟神武印記(ji)!王後讓老奴來請九王子殿(dian)下過去,她要親自檢測九王子殿(dian)下開啟的神武印記(ji)的品(pin)級!”
“王後!”
林妃臉上的笑容立即僵(jiang)住,有些緊張的mu) 湃舫淨?諫硨蟆br>“娘親,我們去見王後吧!”
張若塵察覺到林妃的微妙變化,心(xin)中暗道,看來這(zhe)個王後娘娘不(bu)是善人,得多加小心(xin)。

小編傾心(xin)推薦

太古神帝(di)小說deng)牆jin)期非常(chang)受(shou)歡迎、深受(shou)讀者喜愛和追fang)醯囊槐拘 擔  哪諶菝miao)寫新穎非常(chang)吸引眼球 , 歡迎喜bu)侗疚牡男《琳呃未來軟件園閱讀li)/p>

APP閱讀器下載(zai)下載(zai)閱讀器,全本隨心(xin)看
立即下載(zai)廣告
www.224.com【逢八就送】www.6744.com | 下一页